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妙颜的博客

 
 
 

日志

 
 

童年记忆——“二毛”卡列瓦  

2014-01-23 07:37:50|  分类: 回忆与记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前天中午,在防洪纪念塔见到一对年轻的俄罗斯夫妇带一个四岁左右小男孩在玩,几对中国夫妇站在周围,夸小孩长得帅气。我向前凑了几步,尽管围着一些人,俄罗斯小男孩还是旁若无人的独自在玩,见旁边有个比他大点的中国小孩在看他,俄罗斯小孩从兜里拿出块糖,走过去塞到他的手里,显得很大方、自然,倒把那个孩子弄得不知所措。俄罗斯小男孩的相貌和举止,不由使我想起了幼儿园时的伙伴卡列瓦。

五十多年过去了,很多事情都变得朦胧了,但卡列瓦却一直深深的留在我的记忆中。不仅是因为我俩从小班到大班都在一起,他也是我儿时最好的伙伴。

卡列瓦刚到幼儿园时,老师和小朋友都叫他“胖胖”。他眉毛很重,眼睛陷入眼眶,与中国小孩差别最明显的就是发蓝的眼珠,一看就是个小“二毛子”。卡列瓦的父亲是苏联人,在铁路局工作;母亲是中国人,在运输公司上班。卢老师说“胖胖长得很像他父亲。”

幼儿园小班和中班的事没什么印象。只记得他经常抢小朋友的玩具,谁都不愿和他玩,我最怕他。

我们大班住的是通铺,十几个小朋友住在一个大屋。我和卡列瓦挨着睡,他的铺紧靠着墙,虽然他还是很调皮,但和小朋友相处的很好。经常在小朋友面前做“鬼脸”,还时不时说几句俄语。特别是被老师罚站时,他总是站在门口,别人走过时,他总会用俄语说“又罚站了”或“您好”!逗小朋友笑,卢老师很喜欢他。

在整托幼儿园,每周六回家一次。周一,来幼儿园时不许带零食,幼儿园每天发给我们两次水果,平时很少吃糖。卡列瓦每次回来,总是偷偷带一些水果糖,藏起来不让老师发现。晚上睡觉时,他把糖拿出来分给小朋友们。一次有个小朋友牙疼,幼儿园的医生说是糖吃多了。那个小朋友向老师告发了卡列瓦,还被罚了站。以后的很长时间他都不敢再带糖了。但最后还是带了,怕吃坏牙,常带一种苏联黑巧克力。这种糖放在嘴里会慢慢的融化,有一种苦苦的味道。因为挨着睡,只能在熄灯后我俩偷偷吃。

幼儿园每天都安排游戏活动,经常玩“丢手绢”、“老鹰捉小鸡”等游戏。我对“丢手绢”的印象最深,大家都故意抓卡列瓦。“丢手绢”游戏是班里的小朋友蹲在地板上围成一圈,一起唱丢手绢歌。大家玩得都很认真,唯独卡列瓦爱做“鬼脸”,故意逗小朋友们笑。手绢经常被丢在他的身后,罚他演节目。胖胖会吹口琴,每次“挨罚”他都会用口琴吹苏联歌曲或唱俄语歌

卡列瓦的口琴很小,他说是爷爷从苏联带来的。平时就放在枕头下面,他从不让小朋友随便动,说“不卫生”。最初也仅是在大家上床睡觉时,他把口琴拿出来让我看一看。记得,我第一次吹他的口琴是一次午睡时,他把我偷偷叫醒,带我到院里的滑梯下面,拿出口琴让我吹。我刚吹了几声,就被卢老师听见了,把我俩带回寝室睡觉,下午一同罚了站,口琴也被老师没收了。

这可能是我对音乐产生兴趣的开始。小学一年级时,老师让大家报名参加班级的兴趣小组。记得有乐器、唱歌、舞蹈、画画、手工劳动等几个组。因家里有个笛子,我还能简单的吹出音符,就报名参加了乐器组,但我还是梦想着有一天能像卡列瓦那样用口琴吹出乐曲。从那以后,每次和母亲去靖宇街,我都拉着母亲去同记商场,站在卖口琴的柜台前看。那时家里生活并不宽裕,而且口琴也很贵,父亲知道我喜欢口琴后,还是给我买了。

上学后的第一个春节,父亲带我到卢老师家拜年,老师说,我走后卡列瓦哭了好几次。那次在卢老师家还知道了很多有关卡列瓦的事。他的爷爷、奶奶是苏联人;老爷、姥姥是中国人,而且两家生活条件都很好。没来幼儿园前,家里人都叫他“大龙”。一直和老爷、姥姥生活在一起,从小受到娇惯溺爱,还特别自私,他的东西谁也不能动,不愿吃的连看都不看一眼,吃饭时“挑挑拣拣”,所以身体特别瘦。

卡列瓦的爷爷对他的坏毛病看不惯,说卡列瓦被他老爷、姥姥惯得一点教养也没有,长大不会有出息,还学会了用中国话骂人。在他三岁时,爷爷把他送到我们幼儿园,因卡列瓦的母亲在运输公司工作,知道卢老师对教育孩子很有方法并管教很严,就安排在卢老师的班。“胖胖”的绰号还是卢老师起的,就是希望他能吃的胖起来。

老师说,卡列瓦的不良习惯在中班时就改了许多,到大班时人也懂事了。他爷爷、奶奶对“胖胖”的进步很高兴,还特意请卢老师全家到他们家吃饭答谢。

小学一年级放暑假时,我还到卡列瓦家去过一次。他家离现在的烟厂不远,院子周围是绿色栅栏,上面爬满了喇叭花,房前有十多棵丁香树。印象最深得是他家方厅很大,墙角处有个壁炉,桌子上有一台手摇大喇叭唱片机,胖胖还给我放了苏联音乐;地中间摆放两个非常大的花,花盆下面有块四个小轱辘的木板,可以推着花盆移动。中午,卡列瓦的母亲给我俩做的“酥合力”,是用面包片烤成金黄色,有一种奶香味,又酥又脆很好吃。

这是我最后一次见到卡列瓦。后来听卢老师说,卡列瓦的爷爷怕他再被老爷、姥姥惯坏了,就把卡列瓦接他们身边上学了。

1999年至2003年,我工作的单位就在烟厂附近。有时午饭后,我就独自一人到卡列瓦曾经住过的地方转一转,还能回忆起童年在一起时的美好时光。原来的老房子已经没有了,建起了楼房。

五十多年过去了,卡列瓦可能在五十年代末的中苏关系破裂时跟随爷爷、奶奶撤侨回了苏联;也许跟父亲、母亲去了其它什么地方。想必一定是儿孙满堂,享受着晚年的天伦之乐。

也许卡列瓦不曾想到,五十多年前儿时的伙伴还在想着他。

祝福你卡列瓦!

来源:自学中医保健网 www.zixue114.com


  评论这张
 
阅读(371)| 评论(2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